前進卡若拉冰川、羊卓雍措湖.從湖水一探西藏與世無爭的藍

西藏旅行的第六天,這天最主要的行程就是卡若拉冰川、羊卓雍措湖,然後回到拉薩市區,這也是很殺底片的一條路啊。

西藏各個景點的距離都非常的遠,我們一路從日喀則往卡若拉冰川車程少說也是160公里多,沿路風景是漸入秋季的蕭瑟。路上就能看到年楚河,這是一條日喀則人民的母親河,也是雅魯藏布江支流,年楚河與雅魯藏布江交匯處的就是日喀則市,年楚河流域面積11130平方公里,河流全長217公里。

車子再往前則是經過日喀則最富有的縣-白朗,這裡同樣以農業為主。延著年楚河谷是前往印度的路,邊貿雅東口岸緊臨印度,與印度貿易來往頻繁。1951年金沙江戰役,達賴喇嘛順著這條路到達印度,阿佩阿旺正每與中央談判達成協議,之後返回。

我們行走在日江公路上,一路東行前往江孜。這裡也因為有延岸種植作物的肥美河谷平原,而被稱作西藏的糧倉。內地歌手韓紅曾經寫過一首讚美年楚河的歌,簡單的歌詞卻有無比的深層的情感,其中的歌詞是這樣的:

我的家鄉在日喀則 那裡有條美麗的河
阿媽拉說牛羊滿山坡 那是因為「菩薩」保佑的
藍藍的天上白雲朵朵 美麗河水泛清波
雄鷹從這裡展翅飛過 留下那段動人的歌

1956年達賴喇嘛去印度參加釋迦牟尼佛誕辰,因兄姊挽留之後停留一陣子後被周恩來勸說下又回到西藏。19593月16日因西藏境內發生衝突,於是通過山南到了印度,出走西藏。

到了今天第一個點:白居寺,這是由江孜王建立一寺容三派(薩迦、格魯、夏魯)的寺廟,西元1904年英國入侵西藏,僧人也加入援戰,幫助軍民抵抗外敵,城牆峰火台也是因應而建。

吉祥多門塔蓋了10年,以不規則頁岩與紅土堆積而成,裡面有77間,稱十萬佛塔,裡面通道窄,不入內僅外繞一圈。塔上有濕婆神的雙眼照看年楚河的人民,所看之處一片祥和。

寺裡有一尊大日如來佛的畫像,壁畫上的佛像身形曼妙,衣物較少,裸露的地方較多,這是因為從喀什米爾傳來的緣故。

往來白居寺的道路兩旁有販售日常用品,酥油、家庭五金等等小店,路不寬往來的都是朝拜的民眾,有攜伴的也有自己來的,年歲普遍都是老人家居多,信仰已經是像吃飯、睡覺一般融入他們的生活裡。

從街上回望白居寺的一景,這個曾經經歷烽火的寺廟依舊不變的矗立在山頭上。

離開白居寺我們要前往海拔較高的卡若拉冰川,經過的滿拉水庫湖面綠的倒影天空的藍與雲,我說西藏的藍是一種與世無爭淡定藍,彷彿世間的一切都是過往雲煙。

從湖面的倒影裡,彷彿世界是顛倒的存在著。那一刻,我深深的被這大自然的山水感動著。

陽光變化的各種角度折射下的湖水,忽藍忽綠好不透淨。

在西藏遇見牛羊也是要讓路的

遠遠的已經看見山峰上的積雪,也是宣告我們即將靠近卡若拉冰川。

卡若拉冰川海拔5560米,這裡下車拍照之後就上車了,原因是因為冷再加上到處都是兜售飾品的小販,怕被纏身所以只好拍各幾張就回車上,不過拍照也要小心,不小心拍的犛牛可也要付錢,不然主人會一直纏住你。這大概也是旅遊勝地無法避免的不良惡習,無人管也無法管。

幸好這一些都不足以抵銷旅行中的美好回憶

午飯後往羊卓雍措湖前進,中午照例是川味十足的餐點,很是開胃。

從卡若拉冰川進入浪卡子縣,這個與不丹交界的縣。羊卓雍措就在這個縣境內,由各個湖組成,雨季時交匯成一個湖,延著湖邊走越過一座山就到觀景臺。

湖形狀不規則,在附近有一座桑丁寺,裡面有轉世女活佛德慶取真多及帕母,是西藏少見由女活佛掌管的寺廟。

羊卓雍措從天上看下來像蓮花生大師的法器,不規則像蛇蠍狀的。拉google來看也的確像一隻蠍子的形狀般不規則。

羊卓雍措與那木錯、瑪旁雍錯並稱西藏的三大聖湖,據說大活佛可以在這裡透過湖的顯影看出轉世神童的所在方位,而不同時刻下透過太陽照射的羊卓雍措也會出現不同層次千變萬化的藍,而羊卓雍措的水來自念青唐古山的雪水,雪水流入羊卓雍措與湖水的蒸發達到一種奇妙的平衡。

結束了羊卓雍措的行程,接著就是回到拉薩市區了,這段路會開上兩小時左右,不過因為天氣大好,風景也美,路程遠倒也不在意了。

沿途的一景一物如今翻閱相片看來,都還能感受到當時內心的平靜與腦袋的放空。

轉眼間回到拉薩市區,先進行一頓人民公社世紀村菌王府的火鍋餐。

這間餐廳非常火紅,專買菌菇火鍋,最大的噱頭是整個佈置就是濃濃文化大革命時期風格。就連服務生的制服也是一襲紅衛兵衫,餐點好吃服務到位,所以客人多。

最後,天色漸暗大夥而也吃飽喝足了,於是就回飯店休息了。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