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遊記行,從巴松措一路拉車到拉薩。

相較昨天的悠閒,今天是趕路行程,早上從巴松措繞湖開始接著就是400公里的拉車路,一路向西藏的中心城市~拉薩去。

早餐是渡假村內提供的簡易自助餐,早餐無法挑食,這雖是度假村不過餐點卻很貧乏,醃製蘿蔔乾、涼拌小黃瓜、鹹花生和水煮蛋,主食也只有綠豆粥和鹹蔥麵包,可以裹腹但決不是美味。

用餐後便啟程往巴松措的湖心島,早晨的湖面因爲下起小雨顯得格外矇矓,湖水是清澈的翡翠綠像塊寶石般的光采,連結湖心島與岸邊是搭建的木棧道,木棧道一條是入口一條則是出口,恰恰和島形成一個ㄇ字形。

參觀的方向是遵行順時針方向繞一圈也是與佛教信仰有關,湖心島就位於半月形巴松措的肚臍位置上,相傳這座島是空心島,島的面積不大但是上頭有供奉蓮花生大師的措宗寺、桃樹與松樹交纏的連理樹,充滿宗教色彩的千年青岡樹,繞上一圈也要花個一小時,一邊步行一邊聽著導遊的解說,不但第一次體驗了轉經輪的方式、也入境隨俗的以雙手合空掌朝拜蓮花生大師,雙掌空心表示接受佛法薰陶,朝拜後攤開掌心朝上代表接受萬物生靈,寺中有各種寶石也與磁場強化有關。

寺外有藏人正在煨桑,邊投入樹枝到爐中口裡邊細聲的念著經文,虔誠的信仰讓他與外界的遊客們形成無形的屏障,有一種寧靜的氛圍包裹住信徒的四周一般。

桃樹與松樹交纏的連理樹

第一次體驗轉經輪,其實是轉下方的木頭而不是上面的文字。

千年青崗樹,樹上自然幻化形成的動物生肖、藏文字,沒有慧根如我還真是看不出來,加上逆光連拍照也困難。

供奉蓮花生大師的措宗寺,時間太早門還沒開啟。

沿路上可見松樹上有白色棉絮般的松蘿寄生,聽說很多藏人會摘採松蘿去販售。

導遊說春天的巴松措會開滿桃花在湖的兩旁,秋天則是銀杏,雖然無緣體會但我腦海已經勾勒出那樣的美景了。

可以來到西藏,可以遇見巴松措就像雨後天晴的湖邊般都有它無法說明的緣分。

遊客中心販售的各樣商品

離開巴拉措我們一路朝拉薩前進,正式進入西藏的中心地區,從高山美景到低矮枯草,再到零星灌木叢,我們越來越接近拉薩了。

隨著搖晃前進的車子停靠在酒樓前,就是吃午餐的時候了,簡單的幾樣青菜、雞肉和水煮牛肉,菜色不精緻但合味口重點是也能吃飽。

餐畢又是一陣趕路行程,一路經過湖水綠的尼洋河、有鎮龍傳說的中流砥柱石,以及文成公主和親的古道與太昭古城。路況不是很好加上道路整修,導遊戲說這是免費的按摩,時大時小的抖動震的難受大家只好入睡。

中途在離拉薩200多公里的松多鎮,海拔4300公尺的位置導遊讓我們下車解放,一人2塊人民幣,一條溝作隔間,沒有門,還能和隔壁打招呼那種的,上的時候後面又來了一輛遊覽車,一群大媽就等在我屁股後,廁所味道不好聞,趕緊尿完就起身了。

再往前的路兩旁植被稀疏不像林芝那帶有整片的針葉林木,這裡像整片未修整的滑草場一般。

米拉山是分隔線,尼洋河、拉薩河流經其中,米拉山口海拔5013公尺,下車再上車就開始感覺臉麻手麻的高山症反應,只能靠深呼吸慢慢調適了。

米拉山上氣候不好,灰矇矇的天氣雨似乎隨時就會落下,沖沖下車拍完照就上車了。

離開米拉山,往拉薩方向前進,藍天又露臉了。

未打通米拉隧道迫使我們必需繞路而行,路面巔簸塵土飛揚,一旁流經的拉薩河不知是不是泥沙的源故呈現較混濁的水色。米拉山口附近草木更加稀疏到光凸,山上可見野放的牛群正在吃草有些還走到拉薩河裡喝水。接近拉薩檢查哨這裡有一些低矮灌木叢生長了。

墨竹工卡縣(松贊干布出生地)以礦業為主,有全西藏最大的金礦,銀礦錫礦當然也有,他們會在山腳下選礦場開採,然後再將礦產運送到外地冶煉,避免西藏的空氣污染。

聽著導遊說著松贊干布的故事,從功績(統一雪域高原、引入佛法入西藏、創立藏文與藏香)到與鄰國和親(印度、尼泊爾、唐朝),隨著文成公主帶入佛教文化、茶文化、中醫文化、天文星象史、紡織等等也相繼傳入西藏。遙遠的世紀裡歌頌的是偉大的政治聯姻。

晚上終於抵達城鎮,當然又是飽餐一頓了。

入住的這間飯店還有提供付費的小瓶氧氣,只不過這還用不上。

拉薩的海拔3500左右,第二天在西藏沒有明顯出現高原反應,算是平安度過了,希望接下來的幾天也能順利克服。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