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成都飛往林芝,沿路經過色季拉山、魯朗林海、巴松措。

昨晚導遊就說了今天飛往林芝的航班是八點,因此五點會給大家morning call,五點45分出發,於是一行人在天未擦亮前提著飯店準備的簡易餐盒(麵包、水煮蛋、小熱狗、蘋果、蕃茄和一瓶優酸奶)就前往成都雙流機場,從這裡開始正式往西藏邁進,內地對於入藏的管制非常嚴格,只要外國人或台灣人搭乘進入西藏的航班就要岀示入藏函,這張紙無疑是通行證,一旦不見可就成了機場一日遊了!

出了林芝米林機場當地導遊已經在機場出關處外面迎接我們,先是為大家一一獻上象徵祝福的白色哈達。接著上車前往林芝市區,車子行走在高速公路上導遊先為我們介紹簡單的西藏旅行注意事項並給了一人一盒紅景天,預防高山症發作,幸好我們出發前有吃了丹木斯,高山症的症狀目前還沒感覺到,這已經比去秘魯庫斯科還要低海拔,所以接受度還行。

林芝的米林機場,當天氣候不佳,拍的照片一律是灰矇矇的一片。

車子以平穩速度駛經兩江交匯處,這是兩條西藏非常重要的河流交會點,一條是西藏生命之源雅魯藏布江,另一條則是西藏的母親之河尼洋河,旱季時可清楚看見雅魯藏布江夾帶泥沙的濁度與碧綠清澈的尼洋河匯集時涇渭分明的景象,當然現在適逢雨季所以是看不清的。

沿著公路行駛抵達了林芝市的八一鎮,這裡是由福建及廣東援藏計畫下所建設的新興城市,酒店、餐館、名產店、住宅區到處可見,更別說高樓林立的建築大廈了,八一鎮目前也是林芝地區行政管理部署,與林芝縣的實際所在地,外來移入的人口讓這裡更像四川的縣市而非西藏。

午餐我們也在此享用了石鍋雞,這種將藥材(包含手掌蔘、紅棗、枸杞、蓮子、百合等等)和土雞一同丟入以雲母石手工鑿製的石鍋裡燉煮入味後再投入青菜豆腐杏鮑菇與蘿蔔片等等煮到軟透就能吃的石鍋料理,湯頭味道濃香滑潤,很清甜非常好喝,堪稱來西藏必吃的美食之一,當然也是因為口味較合台灣人的味覺。

犛牛肉,搭一旁的香料更美味了。

冷天裡來一鍋,暖身也暖心。

用過午餐我們接著前往色季拉山,一路上搭著搖晃的車子與天空落下時大時小的陣雨,抵達了色季拉山,雨季的山上總是陰天多於晴天,這裡海拔有4720公尺高,天晴時從山口可以遠眺「南迦巴瓦峰」,色季拉山上隨處可見隨風飄盪的五色經幡,更添些許詩意。不過在色季拉山上不斷下著小雨,所以拍的照片全被我給刪了。

因為高海拔開始出現清微高山症,手指麻的讓人覺得不適加上微雨不斷,拍了幾張簡單照片後匆匆上車前往魯朗林海,海拔3700公尺的魯朗林海是典型的高原、山地、草原三者合一的地型,四週環繞的都是茂密的灌木叢和森林,松樹、雲杉上也可以看見人們將哈達投掛在上面祈福的景象。草原中有蜿延溪流,座落在草原上的木籬笆、木屋和村落星羅棋佈,山間不時飄散的雲霧更為此勾勒出一幅山居圖,因此也有人稱這裡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前往觀景台的兩旁是販售藥材、紀念品的商店。

可愛的小朋友,但衣著讓人無法分辨是男孩是女孩。

拋向松樹的哈達,每一條都是一份最深的祈求。

結束了幾個景點就要前往巴松措了,一路上聽著導遊說起西藏的久遠故事,更像是一種傳說,從萬物皆有神的苯教到藏傳佛教、從格薩爾王到蓮花生大師,很快的我們經過巴拉河水庫漸漸向巴松措靠近。

這家餐館也是提早讓我們適應接下來的如廁環境,女廁有三個蹲式馬桶,各自只用了低矮的水泥磚牆作隔間,沒有門,真的太害羞了,第一次上的心驚膽戰的,第二次就上手了,還能一邊聊天呢!

晚餐我們提早在巴拉河附近享用了一頓美味的巴拉河冷水魚餐,這種魚的刺多但肉質細而且沒有麟,連皮都是膠原蛋白。

雖然導遊說是簡單吃,不過餐餐都是比在台灣吃的還多樣。

用過餐點後經過40分左右的車程,我們抵達今晚入住的飯店,巴松措渡假村,飯店建在巴松措的景區裡,離湖心島不遠,內部硬體設備算是不錯的,只是熱水不夠持久,更別提內部的服務了,至少房間有暖氣、熱水壺、電視、插座多、燈光也明亮,床墊軟硬適中,種種優點已夠我一夜好眠了。

路程中的老虎嘴水庫正逢洩洪,壯氣十足。

從房間可以看見巴松措的湖景,可惜天氣不佳。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