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的天空.智利復活節島,尋找傳說中的摩艾

復活節島是繼馬丘比丘後的人生夢想旅行地清單之一,衝著那群神秘感十足的摩艾石像,說什麼也要走一趟。

從智利飛往復活節島花費的時間簡直比飛秘魯還長,雖是屬於智利的國土範圍,不過兩地居然還有時差,由此可知智利的狹長國土可怕的長啊。復活節島(西班牙語:Isla de Pascua),用當地的語言稱為拉帕努伊島(Rapa Nui),其實最常聽見的是英語版本的Easter Island,這座位於智利以西外海大約3000多公里的南太平洋上,也是最接近與世隔絕的島嶼。

外型像一個三角形,由三座火山組成的復活節島是在西元1722年的復活節,一名荷蘭西印度公司的探險家雅可布·羅赫芬率領的艦隊第一次發現這個小島,因此取名復活節島,之後經過52年一名英國探險家在1774年,再次找到這裡。不過至此以後,西元1914年才開始對復活節島進行相關的考察和研究活動。對比古代航海家靠著運氣找到復活節島,現代的人們只要搭上飛機從亞洲到達南美也只要1~2天。

復活節島上的機場小小的,搭機的幾乎都是觀光客居多,當然也有島上的居民,飛復活節島可以從智利直飛或從大溪地飛,航班不多所以每班都是人潮滿滿,再加上一天只有1~2個航班,所以要到復活節島沒有提早規劃還真不容易完成呢!

落地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排隊買國家公園門票,2016年才60塊美金,2017年已經漲到80塊美金了,這張票只有機場有賣,出關想買就難了,票是這樣薄薄一張的紙,感覺不出他的質感,不過不見可就麻煩了,大多數的參觀點會有專人檢查票根並在上頭標記日期。

復活節島上充滿了躺、坐、臥,大大小小的巨石像遍布全島,其中以Ahu Tahai、Ahu Akivi、Rano Raraku和Anakena Bay這幾處最為集中,於是這些地方就列入必訪之地。

復活節島其實不大,島民的交通工具主要是汽車、機車、腳踏車或徒步,觀光客也可以選擇計程車,不過大多採議價制,車資不便宜,島上的道路最寬的就是這種兩輛車子寬度的雙向道。從島的東邊到西邊才 24.6公里長,開車不到一個小時就能抵達。

第一站是Tahai,靠近海邊的摩艾石像背對著海洋而面向島嶼佇立著。

以火山岩時建造的養雞所,兼具避雨防風的效果。

導遊說這是當時原住民建造用以躲避風雨的洞穴

摩艾站立的位置,面對的方向其實都有一定的意義在,考古學家相信並且認為復活節島上的原住民是卻是屬於南島語系的玻里尼西亞人的後代,說的是拉帕努伊語,曾經經歷文明的島嶼風光,而今滄海桑田,殘缺石像訴說著歷史過往。

下方是基座,上方則是樹葉、木頭搭建的船屋遺跡。

全盛時期復活節島上建造了近千的摩艾石像,西元1770年左右,島上的各部落之間為了消滅彼此的勢力,於是推倒有信仰意義的摩艾,並砍下摩艾的頭顱。於是西元1864年西方傳教士登陸復活節島的時候,發現所有的摩艾都已推倒。

因為石像多又幾乎是倒的狀態,如果沒有特別拉上封鎖線,是很容易不小心踩踏到。

這幾尊都是距今980年前建的摩艾,在1960年才得以重新修復。

這尊石像是西元1280年所建的,同時也是第一尊由法國人募資重建的,當時的石像眼睛是由珊瑚組成,而為了讓後人得以了解原始的摩艾長相,於是重新修復。

趁下雨前轉往第二個點,這一區稱做Ahu Akivi,主要是可以看見七尊石像,身高都是差不多高的高度,導遊說這七個代表的是離開家鄉最先來到復活節島探險的人,其中一位叫Hiva因為在夢中預見了這個島嶼,於是率領族人涉險前來,面向海的方向同時也是面向故鄉的方向。

Puna Pau是這一區的名稱,我們一行在島上觀光時常看見一些摩艾頭上有髮髻,於是導遊便帶我們前往製作摩艾的地方,這裡同時也解釋了髮髻的製作方式,島民在此製作了大量石像再運送到其他地方,考古學家解釋兩種不同的製作方式,聽了介紹便知道原來摩艾的由來一點也不神秘,作為當時重要的島民信仰,摩艾的存在如同神祉一般。

散落的火山岩石在一大片草原上,讓人難以想像最原始的復活節島曾經披覆著大量灌木、蕨類植物、草本植物等的亞熱帶闊葉林景象,隨著外移人口的與外界文明進入,同時建造摩艾後為了運送而砍伐的大量木頭,卻沒有種植樹木的觀念,同時也面臨島上作物貧瘠與求生不易,而如今的復活節島更在天花傳入島上後更讓原本居住的人口僅存600多人,後來的復活節島更是樹木稀疏、土地貧瘠,如今大多倚賴從智利本島的食材。

 

既然島上以觀光為主業,農作物稀少而且倚賴進口,島上大多數的餐廳價格都不便宜,這家小食店是導遊推薦給我們的,餐點簡單但味道好,價格還算中等,這碗魚湯以洋蔥為湯底烹煮算是接近台灣人口味的。

炸餃子,便宜又好吃,非常推薦,裡面包了洋蔥和魚肉,有飽足感是件重要的事,尤其是這裡的物價之高啊!

Tongariki,位在復活節島的東北方距離市區約莫30分鐘車程。

散落一地的髮髻

這一區同時也是最多摩艾排排站的一處,算算看一共有幾尊呢?

下一站是Rapa Nui文化的誕生地,Anakena,這裡有一大片沙灘。

據說這椰子樹是從大溪地帶來的,並不是島上原生植物。

這裡的摩艾仔細一看頭上的髮型都不一樣,推測可能是不同時期的創作。

這是島上第一個被扶起的摩艾,在西元1956年動用12名人力,花了18天才把他從摔落12英尺的地方扶正立起。

而這一處是最後我們才拜訪的摩艾群,在一丘一丘突起的小山坡上就藏著或臥或站的摩艾,面海的身影像是思念大海一般。

回機場路上,特地繞回Vaihu這一區拍攝這尊摩艾,太陽照射產生的眼窩影子像是沈思的長者一般。

除了這些神祕的雕像之外,復活節島雖然不是林木茂盛但有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及高聳的火山,除去高物價之外,這裡真的很適合待上三~四天以上,如有機會必定再次到訪。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